亦桐

不可结缘

【笔斑】二五八万


#中学时期的黑洞line如何用爱互怼


"咱学校的图书馆原先是片坟场,图书馆正正建在墓地上,不信你们仔细找找,门前的石阶有几块还看得见碑文呢……"

"咱操场为啥叫光明操场?取这个名儿就是为了镇压阴气!操场四周种的都是槐树,槐树槐树,订鬼之木……"

……

少男少女们围聚成一团,拉上教室窗帘关上顶灯,煞有介事地大讲特讲校园传说灵异怪谈,似乎是青春期的保留节目。林在范坐在课桌上,道听途说佐以瞎编乱造,讲得那叫一个精彩。他被包围在人群正中,像一枚小小果实中间那颗坚硬的核。

"斑斑米,你有没有在听啊?"林在范促狭地点名人群外围佯装镇定的少年,听故事的同学也纷纷看向斑斑,"听说你家那片最近不太平啊,有一个女人……"

"闭嘴吧您!"斑斑没好气地截断他的话头。

"怎么了怎么了?一个女人,然后呢?"吃瓜群众催促林在范往下讲。

林在范不肯,只是眯着眼睛笑。反正目的好像已经达到了,故事就懒得往下编了。





冬天太阳出来得迟,街灯如豆,六七点钟的街道和半夜三更也没多大区别。斑斑一直觉得,披星戴月这个词是在形容自己冬季的上学路。

"你家那片最近不太平……"

黑魆魆的街道,没有个把女鬼出没简直对不起这条街黑得那么魆魆。

阿一西!林在范!

黑暗中,斑斑报复性地支起了下巴。

唱个歌壮胆呗。

"我捅你的肚,你直接喊了oh……还可以嘿!"

"别唱,自己人。"

林在范抱着胳膊倚靠在路灯下,气定神闲,橘黄色灯光衬得他面容柔和,街灯投射在地上圈出一个明亮的圆。

"怕鬼啊?"在范上前拉上斑斑的手,"走吧。"

斑斑确认好路灯下这个林在范影子清晰可辨不可能是鬼魂化身后,心里升腾起一股踏实感,厚实的手掌让人心安。

"哎哎,你咋会出现在这儿?"
"我顺路。"
"你当我傻啊,你家在城东我家在城西。"
"我锻炼身体。"
"这艰苦卓绝的环境……我敬你是条汉子。"
"我喜欢你。"

臭流氓,告个白还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嘻。





"你最好解释一下什么叫'别唱,自己人'!"

物理课上,斑斑没想明白洛伦兹力,却想明白了这句若有似无的diss,一张纸条揉成团儿,隔着两张课桌给林在范飞了过去。

等了两分钟没有回应,又一张纸条飞了去: "算了,Double B宽宏大量不追究你了。中午吃什么?"

紧接而来的第三张纸条: "杂酱面",毫无商量的余地。

"下课铃响了同学。"斑斑摇了摇睡成猪的林在范。

"人都走光了同学。"毕竟该同学为了六点钟从城东赶往城西告白起了个大清早。

体贴如斑斑把冻僵了的双手毫不犹豫地伸进了林在范领口。

"啊一西!"垂死病中惊坐起。

"我饿了,吃饭去~"

"我们学校附近的面馆就属这家杂酱面最最好吃!我跟你说,马路对面有家奶茶超级好喝,文具店隔壁的馄饨味道绝了,还有网吧楼下的包子铺,排队都排到狗年去了……"

"得得得",林在范吸溜着面条打了个"消停会儿吧您内"的手势,他说他都知道--"其实我跟你是一个学校的。"

每天上午最后一节课,斑斑就开始神游,思考"中午吃啥"的人生终极问题,想明白后就一个纸团飞过去通知林在范。在范从来不回自己纸条,说斑斑一点也不失落是假的。嘁,多么自由而无用的Chic & Sexy。

林在范心里更苦。本以为找了个男朋友,不曾想其实找了个饭搭子。





离校门两百米远有道斑马线,是全校人上学的必经之路。

狂奔中的斑斑听到熟悉的声音隔着马路大喊他的名字。是在范啊。

检验真爱的标准之一是,眼看着就要迟到了,你的他愿不愿意陪着你等一轮红绿灯。

斑斑数着红灯的秒数,紧张得像盯着枚定时炸弹,大有同生共死的悲壮感。

林在范不紧不慢地过马路的样子,急死个人。好不容易等他过完马路,斑斑一把抓住他准备拔足狂奔,在范却悠闲得很。

"斑斑米,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人上学快迟到了,路过一个花园时,他没有进去,路过一个游乐场,他目不斜视,最终他还是迟到了"--二人被数学老师在走廊上罚站时,林在范如是说。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信了你的邪!明明跑两步就不会迟到了好嘛!

斑斑认命地掏出手机,罚都罚了,自拍留个纪念总是可以的。

看了看自拍照片上两条细长的线,斑斑正色道: "能不能麻烦您睁开您的眼?"

林在范无辜: "我睁了啊。"

"我数一二三,你加油睁。"

一,二,三,咔嚓。

林在范看了看照片: "……我尽力了。"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这一次,斑斑隔着马路叫住了林在范,风风火火,林在范拉上刚过完马路的斑斑就开跑。

"咋……咋地了?这次不搞花园游乐场闲庭信步那一套了?"

"第一节课是英语",林在范说得咬牙切齿,"迟到了又要被英语老师喊上讲台出演韩梅梅了!"





"林在蹦……不废话了,你把你心爱的她介绍给我认识吧。"

"说人话。"

"我想去你家看Nora。"

周五放学后,林在范把斑斑领回了自己家。听见钥匙转动的声音,猫咪优雅地跳下沙发,蹭蹭在范的裤腿,被在范轻车熟路地拎起来挂在肩头。

斑斑觉得Nora懒洋洋地趴在林在范肩上打量自己的眼神,有一种暧昧的得意。

"你去我房间玩会儿吧,我先给Nora换下猫砂。"

"整天就知道Nora……"斑斑一边嘀咕一边在林在范房间里东瞧西望。

一把吉他斜挂在墙头,校服耷拉在椅背上。书架上的漫画书和武侠小说被翻得稀烂,厚重的牛津英汉词典崭新得可以二次上架,游戏攻略书横七竖八地躺在电脑桌上。

电脑桌上的小铁皮盒子,贴满了游戏王的贴纸,揭开铁皮盖,里头果然装了厚厚一摞游戏王的卡牌。

卡牌下面似乎还压着什么东西。

斑斑把铁皮盒子倒扣在桌子上,将里头的东西尽数倒出,卡牌之外,还有一张张皱巴巴的小纸条--

"杂酱面"
"泡菜炒饭"
"鲜虾馄饨"
"林在蹦pabo"
"收起你的下巴"
……

被斑斑揉成团的纸条,报菜名儿也好,故意挑衅也罢,都被林在范一张不落地捋平了压在盒子底。

林在范进房间时,斑斑已经清理好犯罪现场乖巧地坐在了书桌旁。

"久……久等了",在范的余光不安地向铁皮盒子瞟了去。

"没~事~"斑斑接过Nora圈在怀里。

一人一猫看向林在范的眼神,有一种暧昧的得意。

End.




好久不见了各位~

前不久突然想不开起了读PhD的念头,红红火火地忙碌了一阵又投了两所学校,之后又去旅行了,剩下的时间搓搓麻将,看看新射雕,听王自健来段脱口秀……好像就没了【话说新射雕居然意外地不难看新版靖蓉很有少年感了!】【所以你为什么不写文?】

我这不滚回来了嘛~文章名二五八万绝对不是我搓麻将搓上瘾了,是因为两个人谈起恋爱都相当拽了啊,嗯。

评论(2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