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桐

不可结缘

【全员】夕阳平常事 Chapter 10


一大清早,斑斑蹲在JYP附小门口,一边把他的小书包里三层外三层翻了个遍,一边念念有词:"校牌,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裹在气鼓鼓的白色厚羽绒服里,远远看去,斑斑就像个雪娃娃。

"斑斑米!早上好!"有谦米跟着斑斑蹲在了路旁。蹲成一团的谦谦看上去更像一只蘑菇了,一只在啃包子的蘑菇。

"有谦啊,我校牌找不着了(╯з╰)"

请问斑斑米,你忘带校牌了对着有谦米撒娇能有什么用?

周一班会上班主任还在说,眼看着下个月流动红旗不保,为了督促大家的操行,没带校牌被门卫记名字导致班级被扣分的,一律罚扫教室。斑斑米顶风作案,勇气可嘉。

"没关系,我可以帮你一起扫教室哟!"

"哎哎?这样会不会不大好呀?"斑斑眨巴着眼睛。

"因为你很可爱所以没关系~"

好吧,对有谦米撒娇还是有点用的。

"斑斑米,吃早餐了嘛?"有谦把肉包子掰成两半儿,递了二分之一给斑斑。

"吃过了。"

说着斑斑接过热气腾腾的包子就是一大口。

雪娃娃和蘑菇正准备起身时,一根绳子跟西部牛仔套牛似的飞了过来,套在了斑斑脖子上。

中二谦还没来得及喊出那句"有刺客",手中的另一半包子就被这刺客夺了去,转眼消失在人群中。

他在蹦哥来去如风。

斑斑看了看自家哥哥给挂脖子上的落家里的校牌,向有谦摊摊手:"人生就是这样。"





在蹦习惯性走在斑斑后面。每天斑斑出门后,他总是里里外外地检查一圈儿,摊上一个丢三落四的弟弟,在蹦没有办法,只好三天两头往低年级班上跑,今天是课本,明天是外套,没完没了。最无语的一次,斑斑书包拉链还开着就兴高采烈地冲出家门,上个学也不知道有啥好高兴的走个路还能连蹦带跳【大概是因为上学能见到有谦米叭( ´▽` )ノ】,在蹦后脚出门发觉不大对,于是捡破烂儿似的跟了一路,最后黑着脸把东西送到斑斑班上时,扬言再也不帮这小子善后了,毕竟高年级认证的JYP附小扛把子,搁低年级这儿塑造了一个"长兄为父"的慈爱形象,开什么宇宙玩笑呢。

狠话是放过了,真落了东西可不还是得送。





"珍荣啊啊啊啊啊!雪雪雪雪雪!!!"

果然下雪是冬日里最大的盼头。

这场雪下午时分才开始下,起初是细碎的看不见形状的雪,越下越大,像柳絮,越下越大,像鹅毛,纷纷扬扬,铺天盖地。

下课铃一响,杰森就拉着荣荣破门而出,荣荣别扭着身子被他拖着跑,有种快飞起来的错觉。

啪!

刚出教学楼,杰森和珍荣就被糊了一脸雪。

"哈哈哈哈哈啾啾啾啾~"

比哥哥们早放学的斑斑和谦谦伏击成功,叉着腰笑得一脸欠揍。

王狗朴狗一对视:一人一个。

这边斑斑被他杰森哥扑倒在地,足球场上覆盖了一层软绵绵的积雪,隐去了草色,摔上去也不觉得疼,跟跌入了云朵似的,斑斑就这么被杰森推着在雪地上滚了好几转。

另一边荣荣抓了一把雪,背着手,微笑着慢慢走到有谦身后,站定,轻轻拉开有谦的后领把雪撒了进去,全套动作行云流水,猝不及防。有谦被冻得嗷嗷叫着直跺脚,不住地控诉这个哥好坏。

堆雪人的荣宰,自己也裹成了个雪人。"Do you wanna build a snowman~"荣宰一边哼哼一边把自己的围巾围在了雪人脖子上。

另一条围巾围上了自己的脖子,带着温热的体温和熟悉的气息。

自然是他马克哥哥。

荣宰从雪人身上取下围巾,抖了抖冰碴子,递给他哥哥:"哥暖和更重要~"

在蹦呢,二话不说拔下了充当雪人手臂的树枝,这卸人手臂的功夫是相当粗暴了。

在蹦在雪地上写起字儿来。

下意识地,写下,珍荣。

老脸一红,掩耳盗铃似的,在蹦把其他哥哥弟弟的名字也补了上去……





夕阳下的操场,孩子们四散归家,只留下残雪与红霞。

操场一角,那个光秃秃白花花的雪人儿,准确地说,那两个摞在一块儿的雪球啊,被熊孩子们折腾成这副模样,他有什么错。

雪地上,七个名字反射着金光,炎炎熠熠。




太久没更这篇了谁是谁家兄弟是不是已经记不大清了kkk不如趁机复习下前几章好了( ´▽` )ノ

正在搞花絮里,有谦对斑斑说的那句"因为你很可爱所以没关系",真的是,闹木心空~

接下来有个受人之托搞事情的小短篇,提前预警🙈

评论(3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