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桐

不可结缘

【伉俪/微谦斑】侠与爱


"你圣诞节回不回国?"
"不回"


朴珍荣面前摊着一本书,白纸黑字都认得,一句话读下来却不知道写了些什么。他心思不在书里。余光落在放在一旁的手机上,亮起的微信界面,短小的白色方框里那句冷清的"不回",吝啬到连象征完结的句点都不肯加一个。

十分钟过去了,对方再也没回一个字。

林在范参加了和国外大学合作的双硕士项目,大四伊始便远渡重洋。本来隔三差五还会来找珍荣讲点外国新鲜事或是倒倒苦水,再问上一句,"你好不好",如今半个月没个音信,待自己主动发问了,对方冷漠的态度更让人寒心。

大学头一年,朴珍荣过得跟独行侠似的,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没事就腻在图书馆读书写作业,日子清净得很,明明是林在范,二话不说闯进了他的生活,如今不声不响地抽身而去又算什么事。





"同学,请问能把你的借书卡借我用下么?我超了十本的上限,这两本又实在是想借得不得了……"林在范单手抱着一大摞书站在自动借书机旁,声音越说越小,说到最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出嘿嘿两声憨笑,笑眯了眼。

"啊,可以吧,我还有三本额度来着……"朴珍荣一边答应着,一边打量了下这位貌似好学的眯眼男同学都借了一大堆什么书--《大唐双龙传》、《天龙八部》、《欢乐英雄》。一部武侠通常分四册,他这么个借法,一次性超额度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多谢!"

朴珍荣把自己的借书卡交到林在范手上,站在一旁等他操作,心里想,这句"多谢"听起来,还真带了那么点儿江湖气。

"你……过得很不开心么?"眯眼男同学突然转过头望着珍荣,敛起笑容,小心翼翼又一脸严肃地问道。

"没……没有啊,我很好哇。"

"那你好端端借这本书干嘛?"

珍荣看到借书成功后跳出来的借阅记录里,出现了一列书名,林在范点了点其中一本《我的抑郁症》,向他发问。

"啊,误会了,我没有抑郁症的。"确实是误会,那本书是朴珍荣借书时偶然在借书机旁的还书架上发现的,随手翻了翻,里面混乱郁结的线条狠狠地牵动了他的情绪,于是顺手带了它,也并非刻意借之。

"得抑郁症的人都不会随便承认自己得了抑郁症的。"

不知道这个眯眼男同学咋就认死扣似的坚信他朴珍荣得了抑郁症,当下就以谢卡之恩为名坚持请他吃了一顿号称"吃撑了烦心事就散了"的火锅。后来从三天两头来找他吃个饭确认是死是活发展到天天拉着他在图书馆一起自习,生怕他前脚踏出图书馆后脚就投了湖。

尽管有些哭笑不得,但朴珍荣还是得承认,爱看武侠的男同学确实是一腔热血,有仁有义。





"哟!读《边城》呢?我今儿个也读这个。"林在范卸下书包,坐到了朴珍荣对面,从包里抽出一本《C++程序设计》,"得,你读你的《边城》,我读我的编程。"

对面人很快进入学习状态,微微皱着眉,神情专注,手在键盘上敲敲停停。朴珍荣看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觉得是一双程序员的手。

朴珍荣的目光沿着林在范的身体不动声色地往上爬,像是踏着青云梯漫步上昆仑,处处是风光,从敲代码的手,到明显的喉结,从专注手头事时必然突出的下巴,到凌厉的眼。

朴珍荣心下一惊--这双眼正正看着自己。目光相接时,珍荣有一丝尴尬,对方眉眼间的凌厉却散了几分。

"珍荣啊,好难啊",林在范泄气地笑了笑,"到底哪儿出bug了呢"看着林在范五指插在发间把头发顺了又顺,连带着珍荣也感到一丝焦躁。定了定神,活动下脖子又伸了个懒腰,林在范重新集中对着电脑敲了起来,眼里的凌厉又聚了回去。

"都说CS(Computer Science)大法好,明日土豪林在范,苟富贵……"

"得得得,你知不知道每一个读CS的同学都抱着一颗当黑客或者红客的心!"

"中二病。"大概只有你抱了这颗侠客心,大多数人都是抱着找工作赚大钱的心。

"珍荣啊,我觉得你过得挺开心的啊,一点儿也不像个抑郁症患者。"相处了段时间,林在范发现他那点悲天悯人的侠士精神根本无处施展,就像白练了一身好武功,却发现这里的江湖风平浪静,没有敌人需要他拔剑,更没有人需要他拯救。

珍荣促狭地看着他笑:"一开始就跟你坦白了,你偏偏不信,怪谁?"

林在范气馁。转念一想,比起自己不被需要,珍荣过得开心是多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儿!这么想来,也不生闷气了,虎头虎脑地又凑了上去,"珍荣啊,卡借我用一下。"

"这次又是什么?"

"《笑傲江湖》。"





"被需要"可以作为存在的意义么?

说服一朵花,你好好开,尽管开得再漂亮也不会有人经过,这合理么?

蔷薇如期盛放的前提是,游人如期过路。

朴珍荣一开始不明白林在范对于充当自己救星的执着,就算自己真的深陷泥潭,不是应该由着他自生自灭么,人与人之间的淡漠才应该是常态不是么。

他朴珍荣从来不是一个给人添麻烦的人,但也不是一个要兼济天下的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反而有点期待林在范来打搅呢?

大概是从爱上他开始。

图书馆本科生的借阅数目后来从十本给扩到了三十本,要不然以朴珍荣的阅读量,自顾不暇,哪能每次在林在范愣头愣脑地来找他说着"嘿,珍荣啊,我又爆卡了"的时候,还能顾得到他。可朴珍荣就是不愿意告诉他"傻子啊你自己的卡现在可以借三十本书了",他希望林在范总有某些时刻会想到他,会需要他。

所以林在范出国后,每次来找他诉苦(内容翻来覆去无非是"国外的东西真心难吃还贵得要死等我回国后这辈子都不吃披萨了……算了还是不立这种flag了干嘛要跟自己过不去总之珍荣啊我好想吃中餐啊啊啊珍荣啊"),朴珍荣也乐得听,被林在范需要的感觉,挺好的。

说到底,他们都需要被对方需要,只是一个是因为中二脑袋里的江湖侠义,一个是因为爱。

可是如今,这人连一点苦水都懒得向他吐了,更别提问他,"你好不好"。

顾城在诗里说,花是这样落的,对月亮发脾气把头发拔了。

朴珍荣觉得自己现在像是一朵被遗弃在路边的拔了头发的焉花。





一年前,朴珍荣借了套《射雕英雄传》,不紧不慢地读着,旁边的林在范一脸活久见的表情。

朴珍荣一直很喜欢王小波,不仅读他的作品,还把他推崇的杜拉斯、卡尔维诺等作家通读了一遍。如今头一回读武侠,也不过是带着同样的心情--爱屋及乌的心情。

"珍荣啊,翻页翻页!"林在范不知道什么时候瞬移到朴珍荣身后,双臂撑在椅背上,神不知鬼不觉地跟着一起读了起来。

"你不是早读过射雕了么?"
"不兴我再读一遍啊?"
"你代码就码完了啊?"
"你总不能让我一天码十八个小时代码吧……"
"那你也不能一天看十八个小时小说啊!"
"求之不得~"
朴珍荣气得语塞:"你你你态度不端正。"
林在范反过来逗他:"快快快批评我啊~"

朴珍荣读完《射雕英雄传》后,问林在范:"你最喜欢里面哪个角色?"

林在范歪着头苦想了一会儿,灵光乍现,一拍脑袋:"洪七公!一身正气!"

"你那张馋嘴倒是有点像七公他老人家。"

"珍荣你呢?"

"我的话",朴珍荣眼神飘忽了一下,"黄药师吧"。

朴珍荣觉得,黄药师是《射雕英雄传》里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钻研武侠绝学的武林人士不稀奇,钻研琴棋书画、五行百卦的歪才就很稀奇了,何况还样样精通。"兰花拂穴手"、"落英神剑掌"、"碧海潮生曲"……这些花里胡哨的招式名起得太对朴珍荣胃口了。朴珍荣尤其喜欢他那个"邪"字,非汤武,薄周礼,却有自己一套行为准则,独善其身。"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说的就是他啊。

没想到林在范若有所思地接了一句:

"看来珍荣也是一个深情的人啊。"





林在范和朴珍荣各自的阅读量都不小,交集却屈指可数--准确来说,二人都读过并且喜欢至极的,只有《哈利·波特》。

"要是我去了霍格沃茨,一定会被分到格兰芬多。"

二十岁的林在范,还在说这种孩子气的话,也是有点可爱。

"珍荣你会被分到拉文克劳的吧,你不爱冒险脑子又好使。"

朴珍荣莫名有种被推开的感觉。眼前人一口咬定自己不是和他一起结伴闯江湖的人,都不曾问过自己愿不愿意,分院帽都比他通情达理。

朴珍荣时不时地会有这种被推开的感觉,林在范就像画了一条无形的线一样,告诉他,我和你其实不是一路人。

林在范出国前,叫朴珍荣陪着去打耳洞,林大侠大概觉得脸上没道疤没个洞,没受过点儿皮肉之苦,都不好意思当个大侠。

走进店里,排在他们前面的还有两个小伙子,其中相对高大的那个一直拉着另一个的手,奶着声音安慰道:"别怕,不疼的",怕说服力不够似的,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不骗你,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耳洞打好了,小瘦子是没见到自己刚才有多怂,画风一变,对着镜子得瑟到不行,关键是高个子还在一旁迷之捧场:"真棒啊!斑斑米真棒!真男人!"

两个人喜笑颜开,互相给了个眼神--
"EAAASY~~~"

"嘁,真能折腾。"朴珍荣听见林在范小声地吐槽。

"你打耳洞时需不需要我也来拉着你的手啊?"朴珍荣一时起了玩心,揶揄道。

"不需要。"冷漠脸。

"那你拉着我的手,我也打一个怎么样?"
"说得像你真会打一样。"
"我又怎么不能打耳洞了?你答应拉我手我就打给你看!"
"嘁,肉麻死了。"

朴珍荣是认真的,可林在范怎么也不肯信。

大概他真没把自己当成一路人。





微信对话框再也没弹出新消息,耳机里的男声反复唱道:
"
你有没有爱过我
有没有想过我
有没有,有没有
也会有一点心动的时候
"
朴珍荣平日里听的歌,歌词大都迂回含蓄,可这首歌,回还往复的那句"有没有",简单直白得可怕。朴珍荣无声地跟唱,对着口型,却没发出声音,歌声听起来像是来自自己的内心,力竭声嘶地在问一个人,有没有。

朴珍荣突然间觉得委屈,不死心一般,一把抓起手机,翻到了表情包--"你以前很宠我的",按下发送。

这一次,几乎是秒回,连着三条:

"刚刚在骑车……"
"你妹"
"你知不知道回你两个字我差点翻车了!"

朴珍荣心里一下子敞亮了。

谁被谁需要,是不是一路人,都不纠结了。

林在范完全无法想象,在他骑车的这短短十几分钟,朴珍荣上演了多么丰富的内心戏。总之,珍荣来问他圣诞节回不回国,他有点儿开心,顾不上在骑车,赶紧回了他。

"珍荣啊,等我回国了这辈子都不要吃炸鱼薯条了……算了,偶尔吃吃还是可以的_(:3」∠)_"

"珍荣啊,我昨天第一次自己下厨做中餐,油烟大得报了警,把消防队都招来了( ´▽` )ノ"

"珍荣啊,我前几天梦到和你一起涮火锅,醒过来我都快哭了,我活得还不如一个梦T^T"

……

"珍荣啊,你好不好?"


End.


@桐桐桐桐桐 五桐妹子内心os:我点了谦斑耳洞梗结果你写了篇伉俪出来excuse me!?!?

嘛,就这样叭_(:3」∠)_

评论(51)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