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桐

不可结缘

【谦斑】出走的太阳


你见过世界末日吗?

电影里的世界末日,山呼海啸,电闪雷鸣,沉寂数百年的火山猛然醒来,岩浆滚烫如同大地的鲜血,冷却后凝成一道道血痂,若有花纹。

末日真的到来时,才没有飞沙走石的情节,不过是太阳无缘无故地失踪,世界陷入了永夜。





斑斑打开电视,新闻二十四小时滚动播放,全世界都在找太阳。

"美国哥白尼实验室今日启动了'不夜城'项目,现已研发出一号发光体,短期内有望投入使用,代替失踪的太阳正常工作。"
"调查显示,瑞典、冰岛、芬兰、挪威、丹麦人民对人类未来持乐观态度,现身说法告诉世界人民不必恐慌。"
"太阳失踪的第七天,仍然生死未卜,曾杀害其八个替身的后羿后人中华民族,恐怕难辞其咎。"
……

关掉电视,斑斑舀了一瓢水,转身去小院儿伺弄他的花花草草。没了阳光普照,眼看着就要开花的山茶,不知还能活多久。

"你好,请问……能给我一口饭吃么?"小院的篱笆外,长蘑菇似的出现了一只小脑袋,脑袋周围隐隐散发出一圈金光。

像是佛光。
嗯?
这是见到活菩萨了么!

"我已经七天没吃饭啦,能不能留我一起吃顿饭?我可以给你好多好多的光和温暖~"金有谦笑得一脸纯良。

"菩萨请进!"
"错了错了,我不是菩萨……"
"可您在发光呀!"
"我是太阳当然会发光啦~"

嗯?
你说你是太阳?
你不好好在天上挂着来我家蹭饭?
你知道全世界都在找你吗?
你咋不上天?

吐槽像弹幕一样唰唰在斑斑脑海里飘过。


"太阳,您慢点吃……"斑斑眼看着自称太阳的男子狼吞虎咽地吃光了五大碗米饭,周身散发出越来越明亮的金色光芒。

"还是凡间的东西好吃~"金有谦像只花栗鼠一样鼓着腮帮子,连连称赞。

"那您也不能随心所欲地下凡啊!"斑斑代表全人类对太阳表示谴责。

"其实……我……我最近好像得了恐高症。"
.
.
.
开什么宇宙玩笑!

"是真的!最近上班的时候老是一阵阵发昏,天旋地转的,总觉得脚一滑就会从天上摔下来……我也知道给大家造成了困扰,十分抱歉,但是恐高症痊愈前我恐怕得请个病假……"

"斑斑啊,我在地上的这段时间能不能住在你家?"小太阳眨巴着眼睛撒了个娇,睫毛扑闪,像是日落时分正正飞过半轮红日的一对海鸥扇动着羽翼。





"不!你不如让我死!"

金有谦缩成一团蹲在墙角,像只倔强的小兽,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警惕着斑斑的靠近。

"我们不是说好了有病得治么?都下决心上了天台,您好歹往下瞧一眼啊……"斑斑查了很多恐高症的资料,病因大多是自我保护的本能,出于对下坠的原始恐惧。治疗方案之一是让患者暴露在高处,意识到自己不会下坠后,就能逐渐摆脱这种恐惧。好不容易说服金有谦上了天台,未想他一上来就犯病,斑斑好气又好笑,只得也蹲在地上,循循善诱。

"掉下去怎么办!这么高会摔得粉身碎骨的我的斑!"
"没事没事。掉下去的话我会帮你收尸的……"
"斑!!!"
"好了好了我牵着你好不好?我会拉住你不让你掉下去的~Trust me!"

好说歹说,斑斑终于牵着金有谦,一步一步挪到了栏杆边缘。金有谦缩头缩脑地往下望了一眼,下一秒便奶着嗓子狂叫着"不行了要死了"死死地抱住了斑斑。

"你再看一眼。"

"不要!拒绝!会死人,哦不,会死太阳的!"

"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下不来……腿软……"

恐高症第一个疗程,以金有谦像块年糕一样粘在斑斑身上被拖回家宣告失败。





太阳失踪了,可生活还要继续。恐慌的情绪最终归于平静,人类有条不紊地部署着世界新秩序。用于机场照明的投光灯广泛应用到了各种公共场所。街灯数目指数增长。建筑物内部,穹顶绘制成了蓝天白云阳光明媚的模样,自欺欺人地予以慰藉。各大城市开设了日光浴场,人气爆棚,哪怕是人造的沙滩人造的海水人造的阳光。

愿意的话,随时随地都能灯光普照亮如白昼。


住在斑斑家的日子里,按照约定,金有谦每天中午吃完饭都会搬根小板凳乖巧地坐在小院儿中央安安静静地发会儿金光。

小院儿里的花花草草活了过来,比永夜来临前还要精神抖擞。金太阳就这么往那儿一坐,万物生光辉。

茶花开了。大朵大朵的白色山茶。

斑斑也常常搬把椅子,坐在金有谦身边晒会子太阳。

"有谦啊,是每颗星球都能化成人形么?"
"是啊是啊~但我是银河系里最帅的那颗球~"
"那月亮是不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像嫦娥一样?"
"才不是,月亮是个叫JYP的大叔,像猩猩一样。"
"云朵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软绵绵又粘乎乎,可以吃,像棉花糖。"
"下雨的时候你都在干嘛呢?"
"在洗澡。"
……

不得了。在世人黯淡无光的日子里,斑斑守着一个人的红太阳,听了很多宇宙级的八卦。

"斑斑你看,就算没有我,人们还是活得好好的呢,所以……"

"少废话,明天还是得跟我上天台,有病医病。"





"有谦啊,去散会儿步吧~"吃过晚饭,斑斑同往常一样招呼他家的太阳出去走走。

"来啦!"小太阳戴上帽子,围上围巾,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透不出一丝光亮。

"你还挺有身为宇宙通缉犯的自觉。"

回家的路上,金有谦异常沉默,斑斑握住他的手,掌心滚烫。

"斑斑,花谢了呢。"
"嗯?没呀,山茶不开得挺好……"
"我是说邻居家的花。"

街坊邻里都是惜花之人,曾几何时,各家的小院儿都打理得赏心悦目,这家紫藤摇曳,那家绿萝长青,穿过长街,永远花团锦簇,芬芳馥郁。如今,除了斑斑的小院儿,每户人家的花圃里焉的焉枯的枯,回天乏术。

"新闻里说人类已经找到永夜之中生存下去的办法,但你我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太阳能是万物生长的根本之源,没了太阳,末日迟早会降临。"

"我想我必须回去了,斑。"

……

"那恐高呢?你的恐高症怎么办?"

"我想已经治好了",金有谦歪了歪头,眉眼带笑,"曾经的我害怕从天上掉下来,怕得要死,如今巴不得骨碌碌地滚到地上来找你玩~"

"你……不会想我么?"

"你们人类发射到宇宙中的人造卫星都是我的望远镜,我会时刻注视着你的~"

"那……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

"你走到阳光下,安心晒会儿太阳,每一次阳光普照都是我想拥抱你啊。"





太阳出来了。

头一次,"太阳出来了"被当作新闻头条,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不久后,人类活动一切照旧,暗无天日的那段日子,仿佛一场梦。斑斑偶尔会抬头迎着刺眼的阳光扮个怪相,万一被卫星拍了下来,那个人,哦不,那颗球也许就会看到了吧。





今天又加班了。归家时夜云已成一片紫色,很深很深的紫色。天上有星子,千万盏灯。

斑斑远远看见自家的窗户透出温暖的橘黄色光亮,心下一惊--


我早上出门又忘记关灯了?


推开小院儿的门,灿烂无比的笑脸欢脱地迎了上来--

"我今天下班比你早哦~咦!斑斑啊一个月不见你咋晒得这么黑?"

"烫烫烫烫烫你离我远一点……也不用那么远啦!"

End.




#哈哈哈哈哈脑洞越开越大怎么办救救我

#本来想写正剧风没写两段儿就歪文了( ´▽` )ノ

评论(21)

热度(64)

  1. Mr.Z亦桐 转载了此文字
    巨可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