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桐

不可结缘

【笔斑】一张木桌


图书馆有四层楼,每层楼有A、B、C三个区,林在范习惯每天沿着木梯走上三楼,再穿过一条长而空旷的走廊,去往人迹罕至的C3区。C3区的座位不是用隔板隔开的一排排小方格,而是一张张四个人共用的木质大方桌,每张木桌的两条对边并排放了两把椅子。平日里来这儿学习的人少,林在范常常独占着一张桌子,很是自得。

常去图书馆的人都有自己偏爱的座位。林在范偏爱角落那张木桌,嵌在了两扇落地窗构成的直角里,看倦了书一抬头,满眼蓊郁。下雨天看雨水打在叶子上起了一层薄烟,夜里看夜航的飞机信号灯一闪又一闪。

默认设置里自己的座位一旦被别人抢了先,总有种领地被侵犯的意味。比如眼前这个染了一头彩毛的少年,理所应当地坐在了林在范的宝贝座位上,他很不爽。可这位置又不是他的龙椅,哪有不兴人家坐的道理?林在范只好憋屈地坐到了斑斑对角的座位上,从包里抽出了习题集,凝神做了起来。

中途水杯见了底,林在范起身,打算去茶水间续杯。经过彩毛身边时感受到一股神秘力量,低头一看,彩毛正拽着自己的衣角不撒手,懵圈之际,手里多了一个保温杯。

"拜托了,嘻嘻。"

林在范左手一杯茶,右手一杯水地穿过走廊回座位时,心里直嘀咕,这都什么事儿。





第二天林在范起了个大早,出门的时候鸟喧花静,天空里浮动着几丝云絮,行人稀少。无论如何也不能再丢了自己的宝座。

如他所愿。刷卡进馆时,大厅里悬挂的LED屏幕上显示的今日人数还是个位数,这种时候总是能挑到想要的座位。抬眼是熟悉的草木茂盛,真好。

日上三竿时,彩毛少年再度出现,书包往林在范正对面的椅子上一放,坐到了林在范的斜对角。

"小子,你一定要坐在我的斜对面么?"C3区空出来的桌子那么多,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静。

大概是林在范冷冰冰的态度有些怕人,斑斑虽不懂林在范为什么强硬地要求他换位置,但还是听话地挪了座位--挪到了林在范的正对面。

斑斑想,两个大男人面对面坐着不尴尬么。
林在范想,你小子听不懂人话么。

斑斑取出电脑和电源线,接上了墙角的插座。林在范瞥了眼斑斑的电脑,原来是惠普用户,怪不得一定要坐在插座附近。算了,看他安安静静的样子也不扰人,各自学习吧。





今天的林在范决定取消昨天"彩毛小子安静如鸡也许可以相安无事"的结论。

斑斑买了一袋栗子,坐在林在范对面,吃得咵嚓咵嚓。

栗子破壳的声音一下下拉扯着林在范的神经,完全无法集中。如果眼神是刀子,斑斑恐怕早已被林在范的目光剜得血肉模糊。

终于意识到了来自对面的死亡凝视,斑斑抬头回以了一个抱歉的笑容。

"吃栗子伐?"

瞧把人馋得,一眼眼看过来,恨不得把栗子都盯穿。

"诶?好……好啊。"

食物面前,妥协太容易。林在范也咵嚓咵嚓地吃起了栗子。

"在图书馆吃栗子会不会影响不大好?"斑斑觉悟得有点晚。

"没关系,反正周围又没别人。"

真是一个随性的林在范。





彩毛小子已经连着三天没出现了。一开始,林在范别提多自在,时间一长,却有点若有所失。自习的时候时不时四处张望,企图寻找一个彩色的小脑袋,虽然他不会承认,但这副模样活脱脱诠释了什么叫"翘首以盼"。

烦人,人都不在场还能影响自己学习。

斑斑缺席的时间越长,他在林在范脑海里的印象越是鲜明。林在范解不出答案时,想起彩毛每次做不出题就会在草稿纸上魔怔似的不停画doge。林在范电脑卡住时,想起彩毛对着他快报废的惠普一会儿威胁说"再卡信不信我换了你"一会儿又求祖宗一样拜托它"求求你不要炸"。窗外一只麻雀停在了树枝上,林在范想起彩毛说过,那不是普通的鸟那是推特,哎,网民的世界观……

怪不得狐狸要对小王子说,你每天最好在相同的时间来。

不然胡思乱想着,全是他。





寒潮蓝色预警,林在范从衣柜底翻出了压了一年的大衣,尽管有些不服贴的褶痕,穿上身还是挺括俊朗。径直穿过书架往老位置走去,老远就看到一头彩毛耀眼夺目。

"哟!林~在~范~"

英气逼人。要不是在图书馆,斑斑绝对会像个小流氓一样吹一个流氓哨,再被林在范用手肘钳着脖子一顿好揍。

"你前几天怎么没来图书馆?"
"回老家参加二哥的婚礼了。哥想我啦?"
"做梦吧你。巴不得你不要回来了一张桌子都是我的。"
"做梦吧你。我就天天来了你能把我咋地?"

图书馆里暖气开得十足,舒服是舒服,就是容易犯困。斑斑歪着头枕着书本,睡得酣甜。

林在范看了看表,已经等这小子半小时了还不见醒,这下再不叫醒他食堂恐怕就没饭了。林在范伸长了手,食指关节轻轻在斑斑头上敲了两下。

"醒了没?去吃饭。"

斑斑乖巧地"哦"了一声,揉着惺忪睡眼一脸迷糊地站起来,迈开步子就要走,头上一小撮彩毛倔强地翘着,一摇一晃。

林在范嘀咕着这小子睡傻了吧,一手捞起自己的大衣,另一只手从斑斑的椅背上摘下他的大衣围巾,大步流星地追上前塞进他怀里。

"给我裹严实了。"





斑斑已经坐在林在范对面玩了半小时手机,看他戴着耳机一脸陶醉相,林在范忍无可忍,伸手往斑斑脑袋上又是一顿敲。

"一天!到晚!玩!手机!还不!给我!快!学习!"

斑斑捂着脑袋坐到了林在范身边,摘下一只耳机,塞进了林在范耳朵里。

"哥你听!这首歌真的有种魔力,根本停不下来。"
"嗯……这是什么歌?"
"Defsoul的《Prove It》,超好听是不是?"
"是很好听……"

"但好听归好听你也不能一直玩手机啊!"林在范一把没收了斑斑的手机,"快学习,图书馆闭馆了再还你。"

夺过手机按下home键的瞬间,林在范有些恍惚。他看到了自己。斑斑的手机壁纸上,他正爬在桌子上小睡,窗外的阳光沿着木桌爬上了他的小臂,黑色的短发在自然光照射下微微泛出棕色,眉眼间两枚小痣小巧温和。

林在范明白了斑斑的心思。

"斑啊……对不起。"

斑斑心里咯噔一下。仔细掩藏的心思就这么被人发现,且不假思索地就向他道歉。笑容僵在了斑斑脸上,无所适从。

林在范掏出手机,解锁屏幕,凑到斑斑眼前。壁纸上的彩毛小子睡相简直不堪入目,靠着椅背仰着头,半张着嘴巴一鼻子油。

"对不起啊斑,难为你把哥拍得这么好看。下次你睡好看点儿哥给你重新拍……"





窗外的树木,从蓊郁到枯槁,如今抽出了新绿的芽儿。

一张木桌,从斜对角到正对面,如今他坐在了他身边。


评论(3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