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桐

不可结缘

【笔斑】石榴


《顽石》番外,亦可单独成文


一开始我只当这孩子没心没肺,有事没事就和有谦米一起咋咋呼呼地傻乐。从前还会去忙内房间拿出队长的架势,和他俩说要注意界线,转过头就听见他俩唧唧歪歪地说我坏话。也罢,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上了天,也只能怪自己教导无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这孩子嘻嘻哈哈的背后,那些深藏不露的情绪,像溪水里的一尾鱼倏地藏进石缝里,稍不注意,那孩子眼里乍现的深沉,又收进了瞳孔里。

便利店的小姑娘认出了我,说JB啊,可不可以签个名,我在她递来的本子上签上Defsoul,D要够大才有风格,一边写字一边听见她明快地笑着说,你还喜欢吃雪糕啊,太可爱了。

便利店的自动门叮咚一响,我一跃而出,几乎是抱着那根雪糕夺路而逃。雪糕这东西太可爱,说到底还是和我的男子气概不符。

"给你,雪糕。"

我把雪糕递给斑斑时,他明显一脸哥你哪根经搭错了的表情。我明明那么酷。

"不是说,想吃雪糕嘛。"

昨天深夜抱着自己大哭的孩子,问不出个所以然,只是抽抽搭搭地说他也想吃雪糕。管他呢,给他买给他买,现在的小孩子真是越来越会耍赖。

这小子愣了会儿,突然扑哧笑了出来,吓我一跳。他拉着我在练习室的地板上席地而坐,三两下拆开包装袋,很幸福地吃了起来。

我就坐在旁边直直地盯着他。这小子天天说自己是oppa,吃起雪糕那可爱样儿,到底还是个小孩子。我忍不住凑上前,咽了咽口水,喉结滚动:

"就一口……"





从泰国回来后,我就觉得斑斑这孩子不大对劲。镜头面前笑得一如既往地漂亮,却总觉得不够生动,仿佛在寒冬里喝了一口冰汽水,却硬是摆出了夏天的表情。

后来成员们知道了有谦和baby在交往,我大概明白了,斑斑米是生有谦米的气吧,气他竟敢打自己妹妹的主意。

我把这主张给珍荣说了,他说,都不知道我是有眼力还是没眼力,他说,我比任何人都早看出斑斑完美笑容里的破绽,却看不透其中原因,他说,我傻。

因为你们平日里都没我关注那小子,才看不出的吧。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让人揪心的孩子,明明是想闹就闹、想哭就哭的年纪,却从来坚强得跟立在台风天儿里的电线杆似的。





刚出道时,关于GOT7的评价褒贬不一,我平时也不大看这些,斑斑却整天抱着个手机泡在网上。他一个人默默出去好几次后,我觉得有必要和他聊一聊。

汉江边的长凳上,我拍着胸脯告诉他,有什么事儿你跟哥说呀。江上水汽蒸腾,雾蒙蒙的一片,像打不散的一团心事。

那天我俩聊了很多。这孩子没事儿喜欢在网上瞎逛,然后乱七八糟地瞎想一通。他说,想像哥一样有男子气概,网友说他像个没长大的小屁孩儿。

胡说八道。我说,斑斑啊,做你自己就好,我们爱的是你原本的模样。你不必为了谁的言论而改变自己,我也不会。每个人都有值得喜欢的地方啊。

这天之后,这孩子有事没事儿就喜欢找我哼哼唧唧,平日里我也不自觉地就对他多了些关注。

真的是个神奇的孩子。

给他一个水瓶子,就能自己嗨半天,还拉着我一起,说在范哥你来你来,我说我不来不来。什么弱智游戏,嫌弃死了。然后他抱着我胳膊"吼~"一声撒娇,哎,算了算了,试一下就试一下吧,这一试发现,咦,还真好玩,不管了,我要和斑斑一起发疯!

dab也是,某一天他在我面前唰地比划了一下,我一脸冷漠地看着他,他又"吼~",我就顺着他的意思比划比划,没想到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我dab故我在。

最近这小子又拿着一个手机见墙就贴,献宝似的给我展示他的神奇手机壳,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啥都觉得有趣。

反正我就觉得他很有趣。

成人日那天晚上,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忙内房间,看着他孩子一般的睡颜,心中顿时柔软得像四月的花瓣。黑暗中,听见他均匀平稳的呼吸声,心里安稳。我轻轻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吻,愿他成年后的日子里,也能长夜好梦,了无牵挂。





我正在客厅里看棒球赛,斑斑从房间里出来,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遥控器,换了个台。雪糕也买给他吃了还想怎样,我气急败坏想打人,他却说这不是重播嘛结果早就知道了哥你无不无聊。

"斑斑米,我是你哥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还能耐了他。

"我喊哥了呀。"我就这么看着他对着我支了支下巴,神奇的是,我也不生气,甚至觉得有点可爱。

"哥,我想吃石榴~"

"哥,我想吃石榴!"

"呀~林在蹦!我说我想吃石榴!"

我捡起茶几上的红石榴就给他砸过去。

他稳稳地接住,又悻悻地放回茶几上,起身向我房间走去。

我问他去我的房间干啥,他说睡觉。我问他为什么不回自己房间,他又不答。

棒球赛重播完了,客厅里只剩我一个人,怪孤单的。我推开忙内房间的门,有谦正和baby你一句我一句地视频着,甜甜蜜蜜,形单影只的我,默默把门给关上了。

走进我的房间,斑斑已经睡着了,在我的床上摊成个大字,睡相极差。走近一看,眉毛蹙成了一团,仿佛有什么伤心事儿。

成人日给他许的愿,到底没能实现。

恍然间,我好像懂了珍荣说我没眼力的原因。

我回到客厅,仔仔细细洗了手,我开始剥石榴。你说石榴这水果神不神奇,外表硬邦邦地跟块石头似的,剥开一看,这石头竟生生开了朵花儿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手有点抖,心,好像也有点疼。我一颗一颗地剥着,把膜瓣儿捡了个干干净净。





斑斑睡醒后,看着茶几上盛满了石榴子儿的玻璃杯,两眼放光。

算了,也不在意了。

只要眼里这光亮还在。

一切都好。

评论(3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