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桐

不可结缘

【谦斑】顽石


斑斑发觉,金有谦最近总是定定地望着自己出神,带着一种……称得上迷之微笑的表情?

一贯奉行人生就是秀场,长枪短炮万众瞩目的演唱会上,也从来不带怯场的斑斑,却熬不住金有谦这么个盯法。

实在不自在。回过头,对上眼,斑斑唤道,有谦啊。

这才回了神。有谦摸了摸鼻子,转过头避开斑斑探询的眼神,回答道,没什么。

是啊,脸上泛起的血色,闪躲不定的目光,身体微妙的小动作,斑斑相信有谦,一定没什么。


都说恋爱最美好的阶段,是那一层窗户纸,将破未破的时候。
就像小时候的厨房里,妈妈煲着汤,汤快煲好时,那四溢的香气。
就像憧憬了很久的电影,下载进度99%的那一秒,眨巴着眼睛等待的心情。


有谦最近种种反常行为,斑斑看在眼里,笑而不语。就假装不知道好了,一切由着他。

反正来日方长。

多么可爱的人,一举一动,都是沉默的情话。


斑斑和家人通电话,有谦在一旁竖着耳朵,听得仔细。
斑斑挂了电话,哭笑不得地问有谦,怎么,你听得懂?
有谦说,不是在学泰语么。
下一秒,又羞赧地补了句,是家人的声音啊。
好你个金有谦,心里不知道把自己摆到了什么位置。


又有曼谷的行程了。
斑斑问有谦,要不要跟他回家。
眼前人眼睛一亮,欢呼雀跃地抱住了自己。
斑斑下巴枕在有谦肩膀上,反过手勉强够着揉了揉他的头发,扑哧笑了出来,心里默念了一句,傻大个儿。
有这么开心么?斑斑问有谦。
嗯嗯嗯嗯嗯嗯,嗯。少一个嗯似乎都不足以表达有谦愉悦无比的心情。
末了,有谦从怀里放开自己,双手转而覆上自己一双手,神情恳切地询问--

你说baby会喜欢怎样的礼物?

有谦的掌心,发烫得厉害。






曼谷演唱会结束后的大合影,斑斑余光里,有谦神情纠结,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才把手搭上了baby的肩。

斑斑强迫自己,全神贯注地看向镜头。

脸上笑容灿烂,心里五味杂陈。


斑斑在待机室里磨蹭了很久,一边收拾,一边费力思考,怎么向有谦开口,告诉他,有谦啊真是抱歉,今晚你不能来我家了。

斑斑想了一百个理由,最后觉得也无大所谓了,反正再漂亮的理由,也不过是借口而已。

正磨蹭着,有谦走进了待机室。斑斑伪装好笑容,正准备开口,有谦却说,斑斑啊,我不要去你家了。

有谦说,斑斑啊,我被你妹妹拒绝了。

斑斑一颗心沉入了深海。世人向情人诉衷肠而不得,多半会带点怨意与恨意,然而有谦的语气里,没有丝毫怨恨,却带着几分真切的难过。

斑斑不忍心,抱了抱有谦。

傻大个儿说,斑斑啊,我真的好喜欢baby,我不想放弃,你会帮我的吧,斑斑,你会帮我的吧。

当然,你是我最好的亲故啊。

斑斑向有谦露出一个让人心安的笑容,毫无破绽。


回到家,客厅没有灯,家里人都睡了吧。

哥。沙发上传来一声闷闷的呼唤。

baby在沙发上团成一团,双手抱住膝盖,脸埋得极深,那姿态就像襁褓中的婴儿。

斑斑蹲在沙发前,双手捧起baby的脸,女孩儿脸上的泪珠,如同珍珠一般。

斑斑说不出地怜惜,语气温柔至极,轻声问妹妹,怎么了,我是说,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哭成个泪人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告白被人家拒绝了。

baby,可不可以告诉哥哥,为什么拒绝有谦。

哥哥,我有喜欢的人啊。

都说了,你不能只喜欢金宇彬车胜元这样的人,那样你一辈子都交不到男朋友……

不是的。哥哥,我喜欢学校里一个同学。

紧锁心中的一汪静水,在黑夜里,暗流涌动。江河泛滥,波涛汹涌,最终从眼睛里溢了出来。

baby把所有心事都说给了斑斑听。那个男孩放学路上总是单肩背着书包走在自己前面,那个男孩打篮球时总会挽起一条裤腿自以为是地耍帅,那个男孩课间总会和一帮兄弟你推我搡地笑闹一片……

baby说,自己每天早起精心装扮,就是为了踩着时间点,在楼梯拐角处,听他说上一句,嘿,早安。

终于有一天,在楼梯拐角处,baby红着脸把情书递给了男孩。第二天,还是那个拐角,男孩说,嘿,对不起。


斑斑听得心疼。

baby,醒醒吧。
baby,你怎么能对着顽石扮情种?
baby,他的爱不会因为你够美好够动人就可以无中生有。

最见不得baby委屈,斑斑宁愿快刀斩乱麻,断了她的念想。

baby,其实,有谦也挺好的。

斑斑记起来,他答应过有谦,他会帮他。

有谦啊,一定比你那男同学长得好看吧?讲道理,其实也不输金宇彬车胜元啊。
有谦啊,在舞台上好像会发光,私底下却温顺得像只大型犬。
有谦啊,是个执着的人,他喜欢跳舞,一个人在练习室也玩得很开心,他喜欢一个姑娘,应该也会全身心地爱着吧。
有谦啊,真的很温柔,下雨时,他会把伞微微倾向你。
有谦啊,冬天会取下自己的围巾,把你掖得严严实实,然后自己在一旁冻得鼻子通红。
……

夜色如水,斑斑讲到后来,更像是自言自语。






回到首尔,有谦叫斑斑,喝酒去。

酒过三巡,有谦眼眶泛红,拖着奶音问斑斑,自己哪里不够好,为什么,为什么你妹妹不喜欢我。

看不得。baby也好,有谦也好,斑斑看不得他们一个个跟块石头似的,冥顽不化。

斑斑说,有谦啊,我眼中的你,真的很帅气。斑斑活生生地咽下了后半句--可如果一个人不喜欢你,再帅气也是徒劳的呀。

有谦说,斑斑啊,你真好。

是啊,我真好。

有谦盯着斑斑,带着迷之微笑。

有谦说,你们兄妹俩长得真像。

是啊,我们真像。

baby就像你一样可爱机灵,讨人喜欢。

是啊,我讨人喜欢。

……

那,金有谦,你干脆喜欢我得了。

可是,你是男生啊。

是啊,我是男生哈。

歌里唱道,爱得顽固让你动也不动,痛也不知痛,还想一块石头为你感动,让你牵着走,你能承受我难受。

是啊,你能承受我难受。


金有谦喝爬了,伏在吧台上睡了过去。

斑斑拿过他的酒瓶,把剩下的半瓶酒,咕噜噜灌进肚子里。

醉意朦胧间,斑斑想起小时候,他一手攥着一块钱,一手牵着baby上街,baby指着冰柜说,想吃雪糕。

斑斑问老板,雪糕多少钱。老板说。一块钱。

斑斑把钱递给了老板,老板把雪糕递给了baby。

baby很开心,斑斑看着baby,也很开心。


林在范找到两个夜不归宿的小鬼时,一个睡得天昏地暗,一个哭得天昏地暗。

在范知道,斑斑是不轻易在人前掉眼泪的,然而此刻却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满腹委屈。

在范慌手慌脚地上前抱了抱斑斑,哄小孩儿一般问他,怎么了。

斑斑说,他也想吃雪糕啊。


第二天的活动上,斑斑跟没事儿人一样,展露着笑容和鸟宝宝们问好,温暖和煦,风轻云淡。

有些人温柔到骨子里,因为自己明白爱而不得的痛苦,所以希望每一份爱都能有所回应。

所以斑斑总是用尽全力地表白粉丝,给她们相互呼应的爱。

一切都好。


后来baby和有谦相爱了。两个人在一起小打小闹的画面,斑斑觉得好生熟悉。

只是画中人成了画外人而已。

有谦和baby,曾经两个人都执着得跟块石头似的,如今一个回心转意,一个点石成金。

到头来,冥顽不化的人,始终只有一个。

还爱着。

可是也无所谓了。

一切都好。

评论(2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