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桐

不可结缘

【全员】夕阳平常事 Chapter 4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珍荣第一次读到这句话,是在一篇叫作《和时间赛跑》的课文里,三年级的珍荣,就像那位感性的作家一样,"小心眼里不只是着急,还有悲伤。"

《和时间赛跑》里有这样一段话: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看到太阳快落山了,就下决心说:'我要比太阳更快回家。'我狂奔回去,站在庭院里喘气的时候,看到太阳还露着半边脸,我高兴地跳起来。那一天我跑赢了太阳。"  

那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杰森欢呼雀跃地走在最前面,一如往常。突然,杰森回头大喊:"我们也来和时间赛跑吧!"话音未落已偷偷抢跑出好几米远。在范和马克积极地响应着,立即追了上去。

其他小孩只把《和时间赛跑》当作课文来学,只关心文末有没有“背诵全文”四个骇人的大字,只有珍荣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时间流逝的无力感。

珍荣看着夕阳下哥哥们越跑越远的背影,心中莫名有些难过,仿佛所有人最终都会随着时间流逝离自己远去,和黄昏的光线一起被黑夜吞噬。

为什么要追赶太阳呢?
假装自己可以摆脱时间的无情?
追不上的吧。
追上了也是自欺欺人。

珍荣不紧不慢地走着,他不想和太阳赛跑,也不想和西北风赛跑,人是没有办法赢过光阴,赛过日月的。

缓步而行的珍荣,看见夕晖之中有一个伫立的身影。

“在范哥怎么在这儿?比赛输了?”
“等你。”

两个人并肩走着,被霞光镀上一层金色的绒光。

“比起《和时间赛跑》,我更喜欢《火烧云》这篇课文”,在范也不问珍荣为何一个人落在后面,自顾自地说着话,“跑过太阳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和你在路上说着哪朵云像大狗,哪朵云像大狮子。”

家门前,荣宰、有谦、斑斑已经和先跑回来的两个哥哥打闹成一片,一如过去弟弟们等待他们放学回来的每天每天。

珍荣突然笑了起来,笑得一脸开朗,刚才的烦恼顷刻间烟消云散。




珍荣长大后常常回想起这个黄昏,那时候突如其来的开心仿佛来的无头无脑,随着年龄渐长他才明白,相比马不停蹄的追赶,更珍贵的是,有人在等待。

在范也常常回想起这个黄昏。那个听了自己一番话渐渐明媚起来的少年,望着天边喃喃地说着喜欢日落。多年后,在范在机场翻读《小王子》,一天看过四十四次日落的小王子,在他心中总是映成珍荣那天傍晚的模样。




如今,荣宰、有谦和斑斑也到了上学的年级。

三年前,三个弟弟送四个哥哥去上学的情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荣宰一脸担心地拉着他段哥哥的手,寻找coco的JYP附属小学惊魂夜,在胆小鬼荣宰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斑斑恨不得把他在范哥早日赶出家门,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窜天猴斑斑等这一天等得好辛苦。

有谦米呢,扮着鬼脸说着珍荣哥走得越远越好,心里却着实有些舍不得。

总是和斑斑有谦混在一起的嘉尔,此刻和两个忙内抱成一团,一副君问归期未有期的架势。

明明下午放学后又会在一起玩。

三年后,七个小孩一起走在上学的路上。

所以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让人始料不及的是,金有谦第一天上学就成了神童。老师让大家做自我介绍,轮到有谦时,他表示自己会作三行诗。

对于大多数大字还不识一个的一年级学生,这很稀奇。

老师现场出了一道题--用"小学生"作三行诗。

这可难不倒有谦:

小猫咪
学狗叫  
生气的狗狗说 喵~    
        
“大发!” 斑斑第一个起立鼓掌。其他同学从没见过如此虚势的喝彩,不由得一脸懵懂地跟着鼓起掌来。

据说金有谦还是模范学生朴珍荣的弟弟,有其兄必有其弟,老师们第一天就对这个会作三行诗的小孩刮目相看,寄予厚望。

其实有谦会作三行诗,完全是跟着哥哥们耳濡目染,当然这里的哥哥不包括段宜恩。自从哥哥们从学校知道了三行诗的存在,七个小孩的世界就变得诗情画意起来,一言不合就要作诗。

然而,老师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他们实在是看走了眼,金有谦完全可以继承林在范成为下一任JYP附小扛把子,还有那个斑斑,和金有谦一起简直能把学校掀翻。

后来,街坊邻居都知道,每天傍晚听见嬉笑打闹的声音由远及近,准是JYP又把那七个孩子放了出来。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