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桐

不可结缘

【全员】夕阳平常事 Chapter 3


这情景说起来还有点神奇。

每天傍晚,小斑斑都和小有谦一起守在有谦家的电视机前等宝露露开播,而小珍荣则会去小在范家里一起看辛普森。两对兄弟长期以来的电视之争,完美解决。

这一天,动画片播到一半,斑斑突然想起很重要的东西忘在了家里,急急忙忙就要回去取,有谦疑惑:“什么东西这么重要?”斑斑故作神秘:“你看了就知道了~”         
                
打开家门,电视上播放的竟然不是辛普森,而是海绵宝宝。

小斑斑十分不解,作大字状挡在电视机前,质问小在范:

“难道只要是个黄色的小人儿你就喜欢吗!”
“不是小人儿,是海绵。”在范纠正道。
“所以你喜欢海绵咯?”
“珍荣想看。”

斑斑心里苦,宝宝想看宝露露好多年,没见哥哥顺过自己意。

小斑斑气得转身关掉电视,拔腿就跑。




斑斑在夕阳下瞎晃悠,无限委屈之际,正好遇到陪coco出来玩耍的小荣宰。

两个小孩坐在花坛边开始谈心,coco在脚边自个儿玩闹。

“我觉得在范哥不爱我了”,斑斑说得一本正经,“电视上说爱一个人会失去原则,在范哥现在就很没有原则,却不是因为我。”

人们向亲近的人倾诉自己的烦恼时,最期望的回应其实是,对方能明确地告诉自己,没有这回事儿,是身为当局者的自己想太多。

小荣宰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听了别人的烦恼后,他常常大笑着拍打对方,说着“怎么可能,想什么呢你哈哈哈”,让人觉得所有的烦恼都是自己在妄想。如果荣宰确切地告诉斑斑在范哥其实很宠他,那会比斑斑自己记得的点点滴滴更有说服力。

然而每天生活里只有游戏coco段哥哥,没看过什么电视剧的小荣宰,这一次没听懂斑斑在说什么圆则方则。

想了一想,小荣宰正色道:

“可能我才是在范哥的亲弟弟叭。”  
           
斑斑听了差点没摔下花坛。

荣宰补充道:“在范哥唱歌超级超级好听,我唱歌也非常非常好听,但是斑斑米你唱歌,哈哈哈哈哈!”                   

斑斑也不是省油的灯,小眼珠一转,立马说道:“可能我才是段哥哥的亲弟弟叭。段哥哥那么瘦,我也瘦,而你,胖!”

小荣宰听了斑斑的话,哪里肯呀,又想不到怎么反驳,最后抬手对着斑斑就是一顿拍。   
                   
“喂!你干嘛打他!”一个小男孩突然出现,挡在小斑斑面前。小男孩有双大大的眼睛,穿得一身黑,又酷又可爱。

“他那么瘦,你那么胖,你这不欺负人嘛?”小嘉尔从小带点侠者风范,路见不平,自然要伸张正义。

小荣宰和小斑斑面面相觑--这个补得一手好刀的小哥哥是谁,从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

“coco呢?”小荣宰一句话打破了僵持的局面。              
“啊?那边路口有家coco奶茶……”小嘉尔愣头愣脑地回答道。
“不是那个coco,是我家的coco!”
“你家的coco又是哪个coco?”




荣宰和斑斑把哥哥弟弟全叫了出来,一起寻找coco。小在范看到有个不认识的男孩子和两个弟弟一起,便上前询问。

小男孩眉飞色舞地进行自我介绍:“我叫王嘉尔!刚搬家到这里!你可以叫我嘉尔,可以叫我嘉嘉,也可以叫我加二!”小嘉尔这段长长的自我介绍其实没什么用,因为这六个人后来从不叫他嘉尔,也不叫他加二,他们叫他杰森。

七个人一起踏上了寻找coco的征途。

附近的街道都不见coco的身影,最终七个人来到了JYP附属小学门口。

天已经全黑,学校早就没有了人,细心的小珍荣发现一扇没上锁的小门半掩着。

“进去吗?”

“进去吧!”对于七个学前少年而言,空荡荡的校园在夜色笼罩之下甚是吓人,可是,为了coco他们鼓足了勇气。

教学楼一片黑灯瞎火,“coco呀……”荣宰试着呼唤,回声回荡在仿佛没有尽头的走廊里,经久不散。

胆小鬼荣宰吓得蹲在了地上,带着哭腔胡乱叫嚷道:“抱抱我,随便谁,抱抱小荣宰!”

小在范听见了荣宰的求救,走上前摸摸他的头,手搭上了他的肩,小荣宰仿佛摸到了救命稻草,死死抓住在范哥的手,小在范也顺势蹲了下来,双臂紧紧地圈住了荣宰。

目睹了这一幕的小斑斑,傍晚的对话又涌上心头,醋意和怕意的共同驱使下,小斑斑走到了小宜恩跟前,“斑斑怕,要马克哥哥抱抱。”

斑斑害怕的样子,让小宜恩一下子兴奋起来。

“斑斑米”,小宜恩故作阴郁地低着头,“我不是马克哥哥,我是马克鬼啊!!!”话音一落猛然抬头,双目圆睁,舌头伸得老长。

小斑斑吓得转身就跑,段哥哥还不过瘾似的跟在后面追,一边追捕一边发射魔性笑声,开心死了。

斑斑想向今天在荣宰面前维护自己的小哥哥求救,却发现他已经吓得瘫倒在地,动弹不得。

后来,直到保安叔叔发现动静把他们扔出学校之前,斑斑都一直挂在有谦身上,说什么也不撒手。

先是哥哥移情别恋,再是coco失踪,这下又经历了一场校园惊魂,斑斑想不通人生为什么会这样。

终于闹剧收场,各自回家。




我们的画家斑斑,在房间里欣赏着他的大作--今天匆忙回家本来是为了带给有谦米好好展示一番。

画中,六个少年走在夕阳的余晖里,无忧无虑,仿佛能永远一起走下去。   

小斑斑想了想,又拿起画笔,加上了今天刚认识的小哥哥,虽然认识没多久,但斑斑直觉,未来加上这个人才完整。    

至于coco,不过是玩累了,早就自己回家了。


评论(7)

热度(69)